泡沫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好的哥变黑车司机重考驾照欲做回好的哥dd-【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11 09:12:56 阅读: 来源:泡沫箱厂家

好的哥变黑车司机:重考驾照 欲做回好的哥

原标题:好的哥变黑车司机续:重考驾照 欲做回好的哥

的哥变形记

一变 普通司机变好心的哥

他因送一名生命垂危的女婴去医院,被赞好心的哥。

二变 好心的哥变黑车司机

他驾驶克隆出租车营运,并通过假钞“赚外快”,被警方查处。

三变 黑车司机洗心革面

他决定重新考取驾照振作起来,找到新工作做回好的哥。

3月13日下午,在和煦的阳光照耀下,38岁的成都人辛平坐在城东一家露天小茶馆里,点上一支烟,泡了杯茉莉花茶。这是他两天以来第一次出门。

3天前,他因为驾驶一辆下线克隆出租被交警四分局民警挡获,身上还被发现有5张50元假钞。他的行为被成都多家媒体报道,只因其人生的跌宕让人意外——2年前,他驾驶一辆正规出租车,和交警冉华侨一起接力送危重病孩就医,两人行为被成都市民热议一时(华西都市报曾报道)。

几乎没人知道,当年的两个救人者辛平和冉华侨,在过去的一年里结成了一种奇特的友谊:从民警到警长的冉华侨敬重这名的哥,辛平也曾向被他视为朋友的交警小弟求助,但他终究隐瞒了自己人生失意后做出的违法行为。事发后,两人没有见面,辛平想给自己认定的朋友打个电话,但终究没有勇气:“所有人里,我最没有脸见的就是他。”辛平说。

他为人生做出了新的规划:重新考取驾照,振作起来,当回一名冉华侨心目中的好的哥。上周五,在记者的见证下,辛平在成都市交警四分局开始了为期7天的交通安全和法规课程。“这一课,我迟到了16年。”他说。

A面

失焦人生 一次失足他告诫自己再不违法

“我的过去就和这杯花茶里的花瓣一样,开水一冲就四处翻,可能会落到杯底,也可能挣扎在水面。”周四的这天下午,他在茶馆里做了一个比喻,向记者形容自己38年的人生。

这种挣扎,以他16岁在川棉厂遭遇的一次生产事故拉开序幕。“我在事故中失去了右手拇指和食指的部分关节。”辛平说,自己没了劳动能力,学历也不高,整天在外晃荡,最后在一次行窃过程中被抓。“偷了5000元国库券,劳教8年。”

出狱后,辛平先后在卡拉OK厅里打杂、到广州打工洗碗、随后回到成都当人力三轮车夫。这段时间,辛平过得很苦。但他给自己定的底线是绝不能再违法,进监狱。“我很害怕失去自由的感觉。”

二次选择 他从好的哥到黑司机

辛平称,他没有申请过低保,不想当混日子的寄生虫。他曾去一家事业单位面试,“但人家一查档案,发现我有(入狱)记录,就用很难听的话回绝了我。”

尽管手指有残缺,但辛平最终考取了驾驶证C照。2011年,他进入了成都康福德高出租车公司,工作稳定下来。2012年4月18日,他驾驶出租车遇到了因一名瓜子卡喉生命垂危的女婴,其父母迷路需要帮助。辛平和交警三分局民警冉华侨接力救援,将女婴送往医院就医。两人因此被媒体广泛报道。

事后没多久,他驾车转弯时撞倒行人,因赔偿没谈妥而离开了公司。接下来的一年里,辛平生活愈发拮据,他开上了克隆出租车,在火车北站买假钞希望“赚外快”。在他38岁生日过后的第二天晚上,他被送进了警局。

B面

情感纠结 兄弟陌路出事后再没联系

辛平有一个亲哥哥,是名公交车司机。虽然两家的距离步行只要10分钟,但互相很少见面。

事发后,辛平称哥哥没有联系过他。“一年里,我们也就见个两三次。”辛平说,自己当年出狱后,两人一见面,就要受到哥哥的“教育”。“我总感觉他在提防我。过年的时候,我给他儿子封了100元红包,之后就再没联系了。”

昨日,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辛平的哥哥。“我是我,他是他,我们是两家人。”辛先生说,自己和辛平没联系,也不想知道他的事情,并挂断了电话。

在得知辛平违法被罚后,他曾待过的出租车公司一名负责人称:“辛平早就离开公司了,之后他干什么和我们已经无关,这是他个人行为。”

结缘交警 出事后选择隐瞒

在当年被媒体报道的这段救人经历中,成都交警三分局民警冉华侨不得不提,因为当时是他骑着摩托车带着辛平驾驶的出租车一路逆行。几天后,两人被请到演播室讲述救援经历,下了节目两人互留了电话,交起了朋友。接下来的一年里,年龄相差9岁的两人接触多了起来。冉华侨说,辛平会时不时给自己打电话,“每次我都会嘱咐他开车小心点逢年过节也会互相发短信。”

时隔半年左右,辛平驾车撞到人。冉华侨安慰他按照流程处理不会有事。但他不知道,辛平很快离开了出租车公司,最终当上了一名下线克隆车司机。这两年,两人虽不时有联系,但辛平从未透露过自己违法的一面。昨日,当得知辛平没被拘留后,冉华侨说:“我会再给他打电话的。”

【对话】

辛平出事后,辛平给冉华侨打了一个电话,但很快挂断。冉华侨回拨过去,但辛平却再没有接听。两人通过华西都市报记者,进行了一次隔空对话。

辛平:最无法面对的人是你

记:你和冉华侨的关系怎么样?辛:上次我们在电视台做了节目,互相觉得挺有缘分,因为救人认识了。之后互留了电话,也常联系。我觉得我们是朋友。

记:你出事后,和冉华侨联系过吗?辛: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但马上就挂了。我觉得自己是个有担当的人,做好事能面对媒体,做错了也能面对社会。只有这个警官,我没有脸面对。

记:你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辛:(苦笑了几声)我能说啥子?没有话说。他要是骂我,我可能要好受些,但我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冉华侨:希望你只是一时糊涂

记:过去2年,你和辛平处得如何?冉:从年龄上我喊他声辛哥,从职业上讲我是交警。我和他谈得最多的是注意安全。他有违法都来找我,我都会带着他走流程,他挺信任我的。

记:你认为辛平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冉:他很老实胆子挺小的,不像是会严重违法的人。他说过自己家里困难,但从没找我借钱,也没说过他以前入狱的事情。

记:你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冉:我看到报纸时一眼就把他认出来,第一反应是他太糊涂了,这不是他能做出来的事。我要给他打电话,但不会责备,我希望和以前一样继续鼓励他。

C面

变形记 “我要重考驾照走回正轨”

3月13日下午,在和辛平聊天的过程中,记者将此前报道中“最牛志愿者”陈岩、开克隆车救妻顶伤交警的“成都廖丹”蔡华勇、被救女婴父亲岳师傅3人对辛平的鼓励,拿给他看。他看得很慢,之后陷入沉默。“唉……谢谢。”他自言自语。

在辛平被交警挡获当晚,记者与他第一次交流时,问到了他以后的打算,当时他说没有人能帮自己,也不知道今后的打算。而在看过大家的鼓励后,辛平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想把驾照重新考回来,继续当一名正规出租车司机。”

根据相关规定,交通违法一次性记满12分,驾驶人需要在交警部门学习7天后,在电脑上进行驾考科目一理论考试才能拿回驾驶证。对于文化程度不高的辛平来说,上一次面对考试已经是16年前了。

3月14日一早,辛平前往交警四分局,开始了自己的第一堂交通安全和法规课程。考虑到他的实际情况,四分局民警给他开了小灶——专门安排了一名车管科民警给他测试和讲解。

从今日起的6个工作日里,辛平还要继续到交警四分局上课和做题。“等我拿回驾照,找到新工作,我才有勇气联系冉警官。”辛平说。(李鑫 宋波 雷远东)

黑龙江数控铣光机

福州镀锌板卷

成都信封贴窗机

河北蝴蝶机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