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文员朴晓燕的自述作者小墨完-【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05 20:50:50 阅读: 来源:泡沫箱厂家

作者:小墨

2016年2月19日首发SIS

一、应聘

二零一三年的长春冬天特别冷,活活把人冻成狗,毕业半年多了,我的工作还是在火车站前边发小广告。

发了一天的小广告,冻得我双脚都麻了,我去超市买了一箱方便面,决定了,这辈子不再发小广告了,天色略黑,我走进了国商酒店后边的一栋八几年的老楼中,楼道中连声控灯都没有。

我打开手机电筒,走上三楼,外边下起了雪,不大,但是风却把雪花从没有玻璃的楼道窗口吹进楼道中,让楼梯变得湿滑无比,我一脚踢开蹲在门口的一直流浪狗,打开了房门。

这是我和吕红菊租的房子,四十多平,连电视都没,好在便宜,进屋煮了方便就着凉馒头总算填饱了肚子,我便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

外边的雪越来越大,我却一点不担心吕红菊,这娘们夜黑风高的时候最爱出门,说是找流氓,可惜,一次也没被她找到过,我最佩服她的不是这个,最佩服的是她可以一条内裤穿一个月,然后翻过来再穿一个月,她能活这么大简直就是个奇迹。

「碰。」门被撞开,一阵阴风进来,我知道是吕红菊回来了,带着满嘴的酒气,肯定是又喝大了,她在一家供暖公司上班,负责收采暖费,和接待投诉,工资不高,天天和一些维修工混在一起,经常喝酒,而且是喝那种劣质白酒,每次都把那些维修工灌趴下才拉到,看她今天的表现,一定又把人家喝桌子下边了。

「又喝这么多,没听说很多低价白酒都兑着甲醇,你别哪天喝死了。」「你明白个屁,有人请客,我怕谁,妈的,都说酒后乱性,这帮怂货,没一个乱的。」我看看她的身板…实在是不忍打击她,长得比爷们还爷们,对门大爷一只以为我们是小两口来着,我赶紧给她倒杯水。

「给你,别一天总吃方便面。」说着,吕红菊从怀中拿出一个塑料袋来,里边是一个吃了一半的猪肘子。

「咦,你们每次吃饭不都是花生米和干豆腐吗?怎么这次开荤了。」我拿出猪肘子,也不管脏不脏,凉不凉,大吃起来,奶奶的,三个月没见荤腥了,就是生肉老娘也能吃了。

「切,知道不,这次请我们喝酒的是采购部的人,我们班长现在负责验煤了,本来只请他自己,但是班长够意思,把我叫上了,那帮采购部的怂货说喝酒,奶奶的,老娘怕喝酒?!我把啤酒箱子直接扔了回去,要了一箱白酒,喝的那帮怂货都尿裤子了,哈哈哈,哈哈哈,有个家伙直接屋里脱裤子尿尿,不过小鸡鸡不小,哎,人太多了,我,只摸了几下。」吕红菊越说声越低,最后总算睡了。

我为那个被她耍了流氓的采购人员默哀了一秒钟,吃完了猪肘子,洗洗也睡了,这一睡,睡到了上午九点多。

「起来,起来,我操,晚了,快起来。」吕红菊杀猪一样的叫做。

「别叫了,老娘从此以后不发传单了。」

「发什么传单,我昨天晚上没和你说嘛,今天带你去面试,你奶奶的快起来。」说着吕红菊把我的被子扔到了地上。

我看怪物一样的看着她:「你什么时候和我说带我面试了。」「昨天晚上呗,你是不是傻了,赶紧穿衣服,迟到了。」我没反驳,不管是真是假,能面试就是好事,赶紧穿好衣服,跟她出门,路上才弄明白,昨天因为喝的高兴,她班长告诉她公司正在招聘文员,而且她班长还认识人事部的人,于是答应她今天带着我去面试。

可是……她昨晚确实没说啊,我一路上被骂的狗血淋头,却没法反驳,最后总算到了她公司,她公司在吉林大学附近,坐轻轨七站地,吕红菊带路,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厂区,我还是第一次进供暖公司厂区,一个大烟囱,很大的锅炉房发出嗡嗡的声响,办公楼只有三层,离同样大小的锅炉房不远。

我们上了二楼,见了她的班长,然后上了三楼人事部,然后就简单了,我稀里糊涂成了公司的文员。

我和吕红菊只是一个民办大专生,那文凭,连用过的手纸都不如,能够干上文员,足足让我兴奋了几日,其实这文员也不用干啥,最重要的就是整理各种报表,报告,然后交给总经理。

总经理是个四十出头的黑脸汉子,大家背后都叫他黑太监,因为他说话很尖,四十多岁也不结婚,没女朋友,为人刻薄,简直就是个十足的太监,我第一天上班就被他骂了九次,那话骂的那个难听,我真想上去咬死他。

不过我还是忍了,毕竟这工作来之不易,万事开头难,最后总算是过了试用期,算是个正事员工了,我每天的工作量非常大,全是各种报表,各种报告,看的我脑瓜都大,更没想到的是居然有人追我,可惜那小子太穷,我是穷怕了,宁可嫁给一头有钱的猪,也不会嫁给一个穷死了的帅哥。

二、聚餐

一晃,半年过去了,夏天单位事情少,就组织了大家到净月潭吃饭,吕红菊自然坐在我身边。

「哎,你怎么不答应李伟啊,多帅啊,看的我都只流口水。」「他家没几个钱,我可不想裸婚,我穷怕了。」「呦,没想到你还是个拜金婊啊,不过还别说,你这半年吃的好了,穿的好了,草鸡变凤凰,现在可是公司有名的美女了。」「拉倒吧,是公司没女的,我才算是美女吧。」我自然知道自己,虽然这段时间化妆打扮一下算是个中上等货色,但是也就在公司可以,出去了,顶多算是一个中等人。

「切,咦,我的白马王子来了,嘿嘿,一会你一定要帮我,这次我非把他弄到手不可。」吕红菊看着一个穿着黑西服的三十左右的男的说道,说实话这男的长得挺丑的,不过很壮实,汗毛很重,据说胸毛和头发似的,吕红菊就是喜欢这个调调,说什么好男一身毛,可惜,上次喝醉之后,这个叫做胡彬的男的再没给吕红菊机会。

既然是聚会大家自然要喝酒了,而我这个公司的「美女」自然被重点照顾,不过我不怕,我边上有吕红菊,专门为我挡酒,一杯不行,两杯,直到你满意为止,很快大家便喝嗨了,开始无目的的互相敬酒。

而在我的小小帮助下,胡彬最后还是喝多了,被吕红菊拖走了,我又为胡彬默哀了一秒钟,这酒桌上没有喝酒的只有黑太监了,正板着脸在一边吃嘎达汤。

「马总,敬您一杯,谢谢您半年来的照顾。」我到了他近前说道,然后一口干了手中的啤酒,大家都敬过他,他都是拿茶杯意思一下就完事了,现在大家都喝开心了,谁还管他这个黑太监。

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居然也干了一杯啤酒,然后自己倒上,又喝一杯,别说看,我连听都没听过他喝酒,我看看周围确实没人,我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撞鬼了。

这个饭桌上一个人都没了,因为隔壁是KTV和台球等等娱乐室,可以免费玩,大家早就走光了,李伟也来找过我,被我拒绝了。

我一咬牙也跟着干了一杯,如此我们俩谁也没说话,一人喝了一瓶多,我确实佩服黑太监,这人很有能力,也很有钱,他的限量款G500整个长春也没几台。

我感觉自己的脸有点发烧了,他看看我:「知道我为什么和你喝酒吗?」「不知道。」「我唯一的女朋友就是在酒会上遇到的,那时候我大三,系里聚餐,我不爱说话,就在一边吃东西,她独自一人走过来,敬了我酒,她穿的牛仔裤,鹅黄色T恤,我一下子就痴迷了,于是我们就恋爱了。」说罢,他喝了一杯酒。

「后来呢?」我关切的问道,心里却想着,多狗血的剧情,下边一定是两人爱的死去活来,然后就是女猪脚因为某些原因离开了男猪脚,或者干脆女的得了绝症死了,最后男猪脚发誓从此以后再不近女色了。

「后来?」黑太监又喝了一杯:「我们就恋爱了,只是她看中的不是我的人,而是我当时家里的钱,后来父亲公司倒闭跳楼之后,她就离开了我,我去找她理论,还被她新男朋友找人打的不能走路,弄的我现在下边还不举。

我心里吐了吐舌头,还是安慰他一下:「后来呢,你没找她报仇?」「报仇?我想,可惜,后来她出国了,再也没遇到过。」我看看身上的衣着,居然也是牛仔裤,鹅黄色T恤,平底鞋:「过去就过去吧马总,你没有找医生吗?」我试着靠近他说道。

他居然搂住了我的腰,笑了笑:「找了,他们说是心理问题,我也找了心理医生,也是毫无进展。」说着他居然把手放在了我的屁股上。

「你们当年也是这么坐着的?」

「是啊,你呢,找我也是为了钱?」

「是啊!」我把手伸进了他的裤裆,这时候了,没必要伪装什么,我屁股都让他摸了,多少也要找回点面子,他这个年龄的男人,没必要玩那些爱呀恨什么的,还不如直截了当的好。

黑太监显然是一愣,不过他还是把左手按在了我的胸脯上,我用手轻轻的点拨着他的老二,他的老二还真不小,我虽然没和男的做过,但是因为吕红菊的原因黄片还是看了不少,挑逗男的还是可以照葫芦画瓢的。

黑太监的老二还真不小,居然稍微有所反应了,我干脆豁出去,仰头用最淫贱的目光看着他,那一刻我都觉得自己是天下最淫贱的女人了,然后吻了他的嘴,黑太监居然用力捏了一下我的乳房。

我痛的哼了一声,但是没反抗,而是把舌头伸进了他的大嘴里头,然后用力揉捏着他的老二,很快他的老二居然硬了,热乎乎的,我有些握不住了。

黑太监发出哼唧哼唧的声音,我右手来回撸这他的老二,左手则是伸进他的衬衫,捏着他的乳头,用力一拉。

没想到黑太监居然低吼一声,射了一裤裆!

他看看我,一把把我我抱了起来,推开后门,把我扔进了后边停车场的奔驰G500里边,当然出门的时候会有人看到,但是没人说什么,我只听到了惊呼,惊呼的不是我被人家抱上了车,而是黑太监居然开始搞女人了。

汽车开的很快,黑太监疯了一样,闯了好几个红灯,到了他的别墅,把我扔在了他的大床上,然后撕去我的衣服,脱去我的裤子,裤头胸罩也被扔到了一边,然后他脱去自己的衣服,扑了上来。

我还是第一次和男人如此接触,刚才献上的也是我的初吻,不是我矜持,而是我当初穷,穿的也土,哪有男的会看上我,而工作了我也知道钱的重要性,自然不会和那些穷鬼搞什么对象。

黑太监发出野猪一样的哼唧声,吻着我,摸着我,可惜,下边居然就是不硬,我试着用手来,但是那大鸡吧和死了一样,软绵绵的趴在那里,他的鸡巴确实很大,但是是个死鸡巴,只是刚才在裤裆里边硬了,脱了之后,居然不好用了。

「为什么?」黑太监吼道,然后看看我,眼中满是血丝:「你刚才怎么把它弄硬的,只要弄硬了,这房子,都是你的。」我看看这富丽堂皇的别墅,回想了一下刚才的事情:「刚才你捏了我的胸,下边才硬了一下,然后我捏了你的奶头,你才硬了,然后射了的,马总,你刚才射了的时候想了什么?」黑太监沉默了一会。「我…我刚才再想那个贱人,当时我也是那么摸的她的胸,捏你胸的时候我也想到了她,只想着把那贱人的奶子捏爆!」「那你再捏啊!」我说道,心里想着,捏就捏吧,就算捏掉了还能怎样,胸长得再好,没有钱也是白扯。

「啊!」我大叫一声,那双铁钳子一样的大手,真的差点把我的双乳捏爆了,黑太监发出野兽一样的吼声:「贱人,叫啊,叫啊!」他大声的吼着,我惨烈的叫着,几次我差点晕了过去,最后还是想着钱,没有晕倒。

我摸着他的鸡巴,果然有点反应,赶紧来回撸着它,可是它还是不软不硬,我不能让他再捏了,再捏真的把奶子捏掉了,我说:「打我,打我,子涛,打我,打我这个贱人,用拖鞋,用皮带。」黑太监名字叫马子涛,我猜他的老情人一定叫他子涛,于是装模作样的淫叫道,他抓起便上的皮带,照着我肚子就是一皮带,一下子肚皮上就是一条红红的血印,我赶紧翻身,打正面非打死我不可。

皮带雨点一样的落下来,和皮肤接触发出清脆的响声,我咬住一个枕巾,双手抓住床单,感觉后背、臀部、大腿就和着了火一样,打了十多分钟,我回头看看,屁股已经血肉模糊了,他的老二居然硬了,好大!

「操我啊,子涛,操我,我下边好痒!」我努力振作一下叫道。

他分开我的双腿,把大鸡吧插了进去,我下边根本就没湿,连一丝性欲都没有,可是我必须让他操了,不然会被打死,而且被操和被打是两个感念,被打恐怕只一次买卖就完事了,但是他如果操了我就不一样了,至少短期内他忘不了我。

我感觉下身一疼,知道处女膜破了,然后是热乎乎的,一根大大的东西捅进了身体,热乎乎的,涨涨的,A片里看的果然和现实不一样,这居然小小的让我兴奋了一下。

他屋里有的个大镜子,我看着镜中的自己,算的上是一个身材不错的丰满小妞了,而黑太监则是一个满是是毛的大猩猩,算了,好男一身毛嘛,我努力的迎合着,因为刚才他射了一次,再加上大家都喝了酒,所以这次做的时间很长。

最后他还是射了,我也难得的高潮了,我无力的躺在床上,后背火辣辣的疼,但是我没哭,紧紧的抱着黑太监,抚摸这他的胸毛。

「疼吗?」

「不疼,只要你高兴就好。」

他再没说话,我俩迷迷糊糊的睡了,我后来养了一周才敢下床,不过还好,没留下伤疤,他也如约真的把别墅给我了,说如果我给他生了孩子,会我给我二百万,我自然答应了,但是我没有准备给他生孩子,和他睡了第二天我就偷偷吃了避孕药。

公司的人也都知道我上了黑太监的床,除了李伟,没人多说什么,我本来不打算搭理这废物,可是他居然有一次背后说我被我撞上了,我上去给他个大嘴巴,然后一脚踢到他的老二上,这废物连屁都没敢放我一个,不过我还是开除了他!

至于胡彬更惨,当年晚上就被吕红菊强 奸了,再后来就甩不开吕冬菊了,据说现在正闹着要结婚呢,因为吕冬菊准备带他回老家了,送他俩去火车站是我最后一次见吕冬菊,她再也没来长春过。

好吧,让我们为胡彬默哀一秒钟。

三、皮鞭

我和黑太监的关系就这么确定了,我甚至告诉了家里,不过家里人只要我拿回去钱就好,不会关心黑太监的丑俊好赖。

我还是文员,只是办公桌搬到了他的屋里,我趴在他的办公桌下边,脱去了他的裤子,嘴里含着那巨大的肉棒,很大,我一口最多只能吞下一半,咸咸的,我用鼻孔喘着粗气,他在上边喘着初期,门被锁着,我俩很喜欢在这种情况下做爱,因为刺激。

当他下边硬了之后我脱去裤子,分开腿坐在了他的办公桌上,他把鸡巴对这我的阴唇:「你下边还没湿。」「没事,插吧,我喜欢这样。」我说道,我在撒谎,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居然和他找不到一丝感觉,只有那东西插进去了,才会有所反映,才会偶尔高潮。

他插了进来,最近黑太监的老二好使多了,隔三差五,不用打我也可以硬起来,这对我来说是个好事,虽然他换了皮鞭,但是打完一次还是要休息一周的。

我把头发染成了黄色,还烫了,这是他的要求,说这样更像那个背叛他的贱人秦叶,我倒是无所谓,不过我也想了一个办法,就是找个和我一样需要钱的妓女,装扮的和我差不多,供黑太监玩乐,这样挨打的时候至少会有人和我分担一般。

我们玩捆绑,玩口球,玩蜡烛,玩自慰器等等,黑太监从网上学来很多新花招,甚至玩虐腹,我最受不了这个了,他把我绑在柱子上,用拳头打我肚子,小腹,腹部,甚至心口,打得我哇哇大吐才算拉倒。

没有人可以坚持下去,妓女也不行,我坚持了下来,我有了钱,存款变成了七位数,我开始想着怎么弄到更多的钱。

不过有一天我们见到了一个我们意想不到的人,那个背叛他然后出国的女人回来了,一次同学聚会时候两人见了面,这女的气质很好,虽然四十有余,但是看上去和三十多岁一样,而且有种成熟女人独有的韵味。

黑太监又沦陷了,不要说他,连我见到这个女人都会动心,高贵的面容,丰满的身体,着衣得当,简直毫无缺点。

因为是海归,很快被公司聘来做副总经理,她也和黑太监住进了黑太监新买的别墅,我被打入了冷宫,我没有反抗,也没法反抗,就继续做我的文员,我相信黑太监真的喜欢哪个秦叶,也相信秦叶是真的想和黑太监好,但是有一点秦叶肯定做不到,那就是挨打。

果然,没多久黑太监来找我了,我没有表现出任何异状,继续和他该怎么玩就怎么玩,黑太监果然没用,居然只把秦叶脱了,摸了,亲了,连捅都没捅进去,这也让黑太监懊恼无比。

「我有办法。」我看着他笑道。

「什么办法?她不可能让我打她的。」

「她不让你打她是因为她清醒,你可以让她不清醒啊,我听说有种春药吃了,就和喝酒断片了一样,根本想不起来昨天发生什么,你可以放进她的酒里……」黑太监想了两天最后答应了,因为他从来没有上过秦叶,当年也只是亲亲抱抱,还没到上床的那一步家里就出事了,能上了秦叶自然是他的最大心愿。

于是黑太监找了个理由,在我的别墅里,给秦叶下了药,秦叶脱得一丝不挂,我居然发现我的下身湿了,这是一个多么完美的身体啊,虽然双乳略有下垂,但是接近完美的身材完全可以掩盖这一点点瑕疵。

我抱住了秦叶,把她按在床上:「子涛,你不敢打她,怕明天她知道,那就打我吧!」秦叶已经双眼迷离,见我扑上来便用她柔软的小舌亲我,我疯狂的回应,原来我并不是对黑太监没感觉,而是我对男人没感觉。

皮鞭雨点一样的落下来,我如同保护一只小绵羊一样护着秦叶,秦叶的小手指,如同羽毛一样伸进了我已经春水泛滥的下身,她叫着,我也叫着,黑太监疯狂的抽打着,他下边终于硬了,他按倒了秦叶,开始把他的大鸡吧插进了秦叶的下身。

我心中有着说不出的滋味,是吃醋,吃黑太监的醋,秦叶好像有种无形的魔力在吸引我,她是那么圣杰高贵,却被这么一个黑猩猩强暴,她应该属于我,可是我没有那个东西,不能插她,她不喜欢手,因为刚才我试了。

我偷偷的把一杯水中也下了那种强力春药,然后添着黑太监的身体把水递给了他,他喝了干净,很快双眼变得和野兽一样,大鸡吧也插进我的下身,我和秦叶纠缠在一起,三人坐着无比荒唐的事情。

我算是唯一清醒的一个,黑猩猩拿起了皮鞭,这次抽打的不是我,而是秦叶,秦叶如同猫一样叫着,叫的我心里只痒,我拿起了皮带抽她,不管什么地方,甚至脸上,因为我知道她不会属于我,她不喜欢女人。

我要毁了她,她被抽打的晕了过去,她的阴毛好重,下边是已经黑褐色的阴部,这是一个饱经风霜的阴唇,或者还被外国男人插过,像裂开的嘴,流出晶莹的液体,我用打火机把那搓毛点着了。

秦叶惊叫的起来了,她春药劲过了,可是黑太监没有,他已经完全丧失了理智,用脚狠狠的踢着秦叶的肚子和下身,秦叶惨叫着,我抓住她的奶子用力捏着,捏的已经发了紫。

「别打了,别打了。」秦叶哀嚎着,被打的吐了一地,披头散发,但是还是那么美。

我去厕所,用秦叶的内裤堵了马桶下水,然后开始放水,直到马桶的水开始外溢。

「你不是想报仇吗?用马桶灌她,然后操她,这样才爽!」我对着黑太监说道,他的强力春药剂量很大,用量过大对大脑的损伤也很大,所以我说的话他有百分之八十的可能会听。

果然,他和我把秦叶绑住双手双脚,把她拖进了厕所,在秦叶的求饶声中把那颗高贵的头颅按进了马桶,秦叶的整个脑袋都被按了进去,气泡咕噜咕噜的往外冒,她拼命的挣扎,像发了疯的母狮子,头发一缕缕的飘在水面上。

水因为秦叶的挣扎涌出了一半,我赶紧继续往里边放水,并且拿出了一个手电筒形状的电棍,这是网上买的,男人阴经粗细,我看黑太监快没力气了,便把电棍插进了秦叶的会阴,电棍带着蓝色的电光进入她的身体。

秦叶身体一挺,咕噜咕噜连喝数口水,下身被电的焦糊不堪,我甚至能闻到熟肉的味道,她挣扎了两下最后不动了,我擦去电棍上我的指纹,并没有拔出电棍,而是挑逗黑太监打我,我嚎叫着,看着跪在马桶前,脑袋没在马桶里的秦叶,看着那隐蔽插着的电棍,好美,圆润高高翘起的臀部美的让人窒息。

我也喝了强力春药,但是不多,黑太监的皮带批头盖脸的打下来,打得我满地打滚,然后是大脚踢我的肚子,小腹,甚至下身,我看到下身都流尿了,身上也被皮带打得没了人形,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晕了过。

我只知道自己再赌,赌黑太监体力不支了,不然我都有可能被发了疯的黑太监用厕所水溺死,或者用皮带勒死,甚至活活打死……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是在病床上,身上穿着病号服,边上是警察,警察开始给我录口供,我开始哭,哭的很伤心,然后把黑太监如何强暴我,如何恐吓我,又如何当性奴一样的养着说了一遍。

说的做口供的女警一直陪着我哭,黑太监最后上了报纸,他利用职权关系把我弄进了别墅做为他的性奴,并且经常用皮带和皮鞭抽打我,这些有我留着的视屏为证,最后甚至升级变成了虐待双人甚至杀人。

最后一次他玩的过火用厕所水溺死了他的老同学,我躲过了一劫,但是身上的伤还是让我躺了一个月,很多同事来看我,我楚楚可怜的一遍一遍讲着自己的可怕遭遇,最后黑太监财产被没收,我和秦叶的家属得到了不小数目的赔偿金。

黑太监被枪决的时候我去看了,他用最恶毒的话骂着我,但是枪还是揭开了他的脑壳,脑子像豆腐脑一样撒了一地!

四、军刺

我后来也找了几个女朋友,但是都不合心意,我发现自己下边怎么弄都不会湿了,即便是女的也燃不起我的欲望,我又找了几任男朋友,甚至结了婚。

老公是李伟,他离开公司后开了一个修配厂,收入还算不错,虽然他身上总有股汽油味,脸上也多了许多沧桑,手也粗糙了很多,但是我不在乎,我只在乎钱,我做了他的副手,负责修配厂的账务往来。

「这个月怎么收入这么少,我修了那么多车,怎么可能这么点钱。」「我怎么知道。」「你不知道?朴晓燕,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每个月都会从账目里拿走很多钱,拿就拿了,我可以接受,谁叫我爱你,可是你也要给我留点钱进货啊。」「哼,你没结婚的时候不说你一个月能收入十多万吗?怎么现在才收入几万块,有时候甚至一万都不到。」我叫到。

李伟气的浑身发抖:「一个月几万的收入还少吗?你身上的名牌不都是给我给你买的,我们结婚一年多了,你花钱我可以忍,可是你总该给我生个孩子吧。」「生孩子,哼,开什么玩笑,不可能,你别想了。」我说着站了起来,如果不是他当初说一年收入上百万,钱随便我花,我才不会嫁给他这窝囊废呢,至于生孩子,那更是不可能了,这辈子我都不会生。

「不行就离婚!」这是我的心里话,他简直在浪费我的时间。

「砰!」我感觉什么重物敲在我的脑后,然后就眼前一黑了,等我再次醒来发现我居然一丝不挂的躺着维修车间的维修台上,只是四肢被绑在四边的角上,李冉坐在边上喝酒,半瓶白酒都没了,这怂货平时喝一杯白的就多的那种,居然来了半斤!

「你干什么小伟,有话好好说,我还是爱你的。」我小声的说道。

「啪!」一个嘴巴,打的眼冒金花。

「爱我,别骗我了,你是什么人你自己不知道,你和我做爱的时候下身都不会湿一次,一次高潮都没有过,你说你爱我?我当我是傻子吧。」我笑了笑:「那你想怎么样,离婚?可以啊,只要你给我钱。」「钱,你也就知道钱,我不会让你再分我一分钱的,我还有个弟弟要结婚,这修配厂是贷款干的,我不但不能分你钱,还要拿你的钱来平分,所以,你必须……死!」「噗!」一把一尺长的军刺直接扎进了我的大腿根部,血顺着血槽喷了出来,我发出一声惨叫,没想到这怂货也有发疯的时候,我第一次感到害怕,怕失去我的钱。

他发出疯狂的大笑,用舌头舔了一下喷在脸上的鲜血:「你也知道怕,哈哈,这军刺还是你送的呢,今天就用它送你上西天,放心,我也会来陪你的,多白多嫩的大腿啊,就这么捅开多可惜。

你不是喜欢被大鸡吧的男人插吗,没被铁的插过吧,你这小嫩穴不是水少吗?

我给你放点水出来。」

说着军刺插进了我的会阴,我身子像被电了似得,肌肉都蹦的紧紧的,我没生个孩子,不知道有多疼,但是这一定比生孩子疼一百倍,刀子扎破了阴道、子宫甚至膀胱,血和尿液流了他一手。

我一声惨叫就晕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了,我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剖开了一个女人的肚皮,肠子弄的满操作台都是,我看看被剖开的身体原来是自己的,只是这身体已经变得我都不认识了。

我居然感觉不到疼,他像农村杀猪一样把我的肠子咕噜咕噜的都拉出来,那上边挂满了黄色的脂肪,特别小肚子里边,连肚皮上边都满是脂肪,黄黄的,油腻腻的,我一直想去抽脂,看样子不用了。

我看了一会,感觉连低头的力气都没了,就仰头看着天棚,李伟切下了我的双乳,还剜下了我的生殖器,给我看看:「贱人,看看,这是你混饭吃的东西吧,没了,我一会炖了把它们味大黄。」那对乳房切下来后比在身上时候看上去还大,切口确实黄色的脂肪,至于生殖器,带着会阴,阴道,子宫,上边满是阴毛,我的阴毛很重,阴唇也便黑了,是啊,老了,子宫是粉红色的,而且我发现阴唇上有很多刀口,看样子他在我阴部捅的不止一刀!

我感觉自己睁眼睛的力气也快没了,眼前阵阵发黑,他开始切我的四肢了,我流下了我最后的眼泪,不是为了别的,是因为我的钱,我才弄到那么一点点,就要这么死去,不公平。

(后记:长春特大杀人烹尸案,死者是二 十 六 岁的朴晓燕,系凶手的妻子,凶手用军用刺刀,残忍虐杀了朴晓燕,并且开膛肢解尸体,用白钢蒸桶煮熟了死者尸体,并食用,部分内脏、生殖器、乳房按凶手供述已经喂了他家的大型土狗。

当家属收尸的时候,白晓燕只留下了一副被煮熟的碎骨,和一点点不知道部位的碎肉,还有一桶肉汤。

最后法院裁定,凶手李冉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凶手和死者的财产八百五十六万三千二百五十一元四角二分,归死者双方家属平分。)【本故事纯属虚构,切勿对号入座】

【完】

? ? ? ?字节数:20320

战机风暴免费版

十万个冷笑话单机版

热血沙城手机版

颤抖吧三国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