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区域知识经济产出少勿吝惜人力资本投入

发布时间:2021-01-21 18:46:15 阅读: 来源:泡沫箱厂家

[ “知识竞争力”是国际上衡量一个地区将知识资本和人力资本转化为知识经济产出以及社会财富的能力]

5年前开始创业的王东硕是上海张江科技园一家生物科技企业的CEO,他所在的企业主要从事的是生物技术的前端研发及转让,由于暂时没有实力直接进行后端产业化发展,公司目前的规模不大,人均利润率也不是特别高。

积聚在张江,像王东硕创办的这样中小企业不少,虽然单个来看,这样的小企业并不引人注目,但在上海交通大学知识竞争力与区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罗守贵看来,从整个地区而言,有前、后端分工的这样高附加值企业更多集合在一起,正是未来城市知识竞争力不断增强的希望。

“知识竞争力”是国际上衡量一个地区将知识资本和人力资本转化为知识经济产出以及社会财富的能力。它也将人力资本和知识资本作为核心要素,不仅包括提出新创意的能力,还包括开发其经济价值的能力。

由上海交通大学知识竞争力与区域研究中心发布的2012年亚太知识竞争力指数显示,亚太33个地区中,日本东京、大阪和韩国蔚山位居前三。中国13个地区中,比较靠前的是台湾、北京和上海,分列第6位、第10位和第11位。其中北京比去年上升12个位次,上海上升了7个位次,尽管如此,总体来看,国内知识竞争力发展还相对缓慢和不平衡。

新的地域竞争力

虽然通讯和信息技术的发展使信息能够即时、快速传递,企业似乎可以较少考虑地理位置问题,这在逻辑上似乎说明地理因素在经济研究中不那么重要了。事实上,在很多情况下恰恰相反。

当企业和个人工作范围变大时,相关资源和产业在地理上的集中,特别是知识集中的活动仍然是任何国家或区域发展的关键因素之一,特别是最发达的经济体。另外,当历史因素影响布局,比如靠近原材料和市场正在淡化,可以从其他地方获得资源加剧了本区域竞争的矛盾。

哈佛商学院教授迈克尔·波特解释这种“布局矛盾”认为,从较远的地方获得的资源在发达的经济体中基本上不能作为竞争优势。通过传真和Email 传递的信息和关系每个人都能获得。虽然全球采购减少了劣势,但这并不能创造优势,在他看来,在全球经济中最确定的竞争优势似乎还是来源于本地。

“传统的地区优势,往往是由于交通优势、资源优势带来的实物再生产优势,但知识经济时代,这种优势更体现为整合能力强,并且能把整合来的资源融合到本地的资源和独特的文化中,将外部资源与内部资源再融合形成的优势。”罗守贵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

结构转型初见成效

实际上,由于经济的转型升级,中国大陆的一些地区在知识竞争力方面已经初具优势,前 10 名中除了日本东京(第 6)和大阪(第10),以及印度的班加罗尔(第 3)和孟买(第 7),其余都来自中国大陆。

同时知识竞争力最终体现在区域知识经济的结构及其最终产出。以上海为例,其正经历从制造业为主的产业结构向服务业为主的产业结构、从传统服务业为主的结构向知识密集服务业为主的结构转变。并且这种产业结构转型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果,目前上海每五位从业人员中就有一位在知识密集产业部门就业。

而在江苏,其四个知识密集制造业部门在每千名从业人员中的就业人数高达 186人,遥遥领先于其他地区。如果加上在高技术服务部门就业人数,则几乎 20%的从业人员集中于知识密集产业。“这一现象表明江苏的产业升级很快,大部分地区的产业逐渐集中到了知识密集产业,它从一个侧面说明了江苏高科技产业在亚太乃至全球的竞争力。”罗守贵说。

不过“这种产业结构还远远不能适应城市功能本身”。罗守贵说,目前来看,知识转化为经济产出,知识转化为城市竞争力,知识转化为居民财富的“发酵”过程还比较缓慢,因此,将吸收高级生产要素与引进产业链高端的企业有机结合起来,提升产业的整体竞争力,从过去仅重视高校与科研机构尖端人才的引进,转向上述机构与企业并重的高端人才引进,建立适合企业集聚高端人才的机制尤为重要。

在罗守贵看来,目前北京、上海等新兴地区知识竞争力的相对地位并不稳固。“这是在美国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深刻影响下,日本等发达国家遭受重大打击下的一个阶段性特征。不过,如果北京、上海等新兴地区能够抓住机遇,努力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则实现弯道超车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魔神快打

斩仙录OL安卓版

龙城铁骑最新版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