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箱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夜宿小旅馆我半夜起来上厕所惊然发现墙壁里有个女人[新闻]

发布时间:2020-11-13 14:34:33 阅读: 来源:泡沫箱厂家

“你一个大男人的,怎么那么胆小呢?”陈美霞笑了。

“我还不是担心你吗?”我觉得在她面前出糗了,便对这件事情闭口不谈了。

于是我进入了卫生间里,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不锁门了。

我保持卫生间的门打开一道微小的缝隙,这样方便我遇到危险可以夺门而出。

我也不担心会有人随意进来看我洗澡,如果是陈美霞进来的话,我还巴不得呢。

不是我胆小,实在是这几天发生在我身上的种种事情,换成任何人都会吓破胆的。

刚脱掉衣服挂在架子上,忽然听到手机铃声响了。

我不耐烦的从衣服架子上取出手机,查看一下发现是李半仙打来的。

犹豫一下,我还是选择了接听。

他在手机里劈头就问:“你真离开金菊公寓了?”

“你知道我离开金菊公寓了?”我吃惊的反问。

他很生气的喊道:“你没听我的话吗?你要是离开的话,那里的东西也会跟你出来啊,逃到哪里都没用,还是坚强面对吧。”

“我是傻子才会去坚强面对。”我鄙夷的说。

“快告诉我你在哪里?”他着急的问。

我想了一下,并没有告诉他详细地址,只是含糊的对他说:“旅馆里。”

他闻言却松了一口气:“旅馆是人多的地方呀,那还好,反正你千万别去人少的地方。这点你一定要听我的话,不然神仙也救不了你。”

“为什么我在人多的地方你就放心了?难道是为了聚阳?”我疑惑的问。

他笑了:“你以为聚阳对付一些强大的东西会管用?你也别把事情想得那么简单了,总之你听我的话就是了,去人多的地方,你活下来的机会大些。”

“哦哦。”我记住了。

“明天你一定要回去,到时候不是我不给你剩下的二十万元那么简单了,我会先拿你的三叔是问。”他又威胁道。

“你敢!”我怒了。

“那你敢不敢试试?”他怪笑一声,便挂断了通话。

我气得发抖,将手机重新放进衣服口袋里后,便满怀心事的走进了浴缸里。

脑子里老是想着李半仙刚才的话。

他一方面希望我继续呆在金菊公寓里,另一方面还很担心我的安危,看来并不是想要我的命呀。

难道他的目的真的像合同里说的,帮他拿某件未知的东西?但他又不告诉我实情。

更奇怪的是,刚才他听到我住在旅馆里,人多的地方,就不那么担心我的安危了。

为什么呢?

或许我该找个高人,给我好好算一算我的命格了,我产生了这样的想法。

我打开了花洒,舒服的热水淋在我疲惫的身上,让我很快就犯困。

接着我擦了一些洗发水,闭上眼睛开始洗头。

可突然后背一阵毛骨悚然,好像有谁在帮我擦背,沙沙作响。

浴缸里只有我一个人啊!

“是谁!”我吓得头皮发麻,尖叫着从浴缸里跳了出来,光着身体夺门而出。

接着卧室里便传出一声尖叫,我努力睁开眼睛,发现陈美霞已经用被子蒙住了脑袋。

我脸色一红,双手捂住下面,壮起胆子重新冲进了卫生间里。

里面没有任何人。

我赶紧用最快的速度将身体冲洗干净,然后裹着浴巾,抓着衣服冲出来了。

在卧室里,我穿好了衣服,发现陈美霞还在用被子蒙着脑袋。

我急忙像她解释刚才我在卫生间发生的怪事,可她就是不信,认为我是故意的。

废了大半天的口水,她才把脑袋从被子里露了出来,但侧身背对着我的。

我期待的问:“你就这样穿着运动服睡了?不脱掉吗?”

“睡吧,明早还有事。”她道了一声,便不再理会我,自个儿睡去了。

我苦笑连连,想着怎样熬过今晚,忽然想起刚在一家花圈寿衣店买了几捆冥纸。

于是脑洞大开之下,我急忙带着冥纸来到卫生间门口,用打火机烧了起来,并在嘴里念叨着“地下的朋友大人有大量不要骚扰我”这类的话。

“你干什么啊!”陈美霞赶紧下床跑来,提了一盆水浇灭了燃烧的冥纸。

“我在求平安。”我瞪着大眼睛说。

“你胡闹啊。”她气得直跺脚,然后告诉我,“如果换成你,看到有人在街道撒了一大把的钱,你会不会去捡?”

“会吧。”我感到不安。

“那就是了,你不是求平安,你是在招麻烦。”她气呼呼的转身回去,重新睡去了。

我吓坏了,急忙将地上的冥纸清理干净,才惴惴不安的重新回到床上。

哒哒哒……走廊里似乎传来依稀的脚步声,但很快就听不到了。

我伸长了脖子听着动静,久久之后才关了灯,但内心在煎熬着。

一方面,我的注意力始终放在卫生间方向,担心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走出来。

另一方面,我无时无刻不想滚到陈美霞同学的那里,再续前缘……

思想在挣扎,在做艰苦的斗争,一直到半夜三点钟了,我才感到脑袋晕沉沉的。

但此刻我膀胱膨胀,想要尿尿。

就算千不愿万不愿,最终我还得爬起来,迷迷糊糊的朝卫生间走去。

打开卫生间的门,里面黑麻麻的一片。

我再打开电灯开关。

咔!

卫生间亮了。

但我看到一个长发女人,正光着身体在里面洗澡。

“我不是故意的。”我下意识的用双手蒙住眼睛,赶紧转身背靠着墙壁。

但突然一惊,瞬间惊醒了许多。

起初我以为那女人是陈美霞,但她正在卧室里呼呼大睡啊。

而且卫生间的那个女人,留着长头发!

天啊!

我张大了嘴巴,颤抖着双脚,在寂静的夜里我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砰砰的剧烈跳动着。

我强忍着恐惧感,往里探头查看。

卫生间里空荡荡的无人了。

“呼……”我松了一口气。

却不料,有一张模糊的脸在我面前一晃而过,因为太快我看不清,但我看到她留着长发。

我顿时吓得尿差点飘出来了。

实在受不了了,尽管我害怕,但我还是咬紧牙关冲到马桶旁边。

慌忙拉下裤子,嘘嘘尿尿。

就在我尿完提起裤子的时候,忽然感觉到有谁在背后猛推了我一把。

我重心不稳,尖叫一声的向前跌倒。

额头不禁撞到了墙上,咚的一声,头昏眼花,感觉鼻子有咸咸的血腥味。

这时候陈美霞的声音从卧室里传来:“发生什么事了!”

“这里有鬼啊!”我牙齿咬的咯咯响。

“我看看!”陈美霞吃惊叫起,她一边念经一边走来。

我正想站起来,忽然发现刚才额头撞墙的地方,有几根黑线。

不仔细看的话,还真看不清!

我满脸吃惊的,伸手摸了摸,发现还挺光滑的。

陈美霞来到了我身后,忽然吃惊的说:“那不是头发吗?”

“啊?”我闻言一阵头皮发麻,仔细一看,还真是头发啊。

我想试试看能不能拔出来,于是咽了一把口水,伸手抓了一根头发,轻轻一拔就断了。

再拔了几根,又断了。

我忽然异想天开:“你说会不会,墙壁里有杀人藏尸?”

“不会那么巧吧?”陈美霞不敢相信。

“先确定一下吧,我去找些工具。”我说着,便起身,悄悄离开了房间。

来到走廊,我看到有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头正在扫地,沙沙作响。

三更半夜的还扫地很令人怀疑,我想他就是这家小旅馆里唯一的清洁工。

我便问道:“大叔,你能给我借把锤子、凿子之类的工具吗?”

“找老板要去。”他低头回答。

找那个光头老板?不知道为什么,直觉告诉我旅店的光头老板实在可疑,还是不要打扫惊蛇。

“我给你一百元,你给我找来锤子和凿子。”我便说。

有钱好办事,老大爷立马丢掉扫把离开了,十几分钟后给我带来了锤子和凿子。

我回到了客房里,发现灯已经关了。

卫生间的灯还是亮着的,没看到有人。

陈美霞好像已经睡着了,但她又用被子蒙住了全身,连脑袋也蒙住了。

我悄悄走过去,轻声呼唤:“霞,起来了,我带回工具了。”

但她依旧卷着身体,蒙着脑袋没有回应。

我有些激动的拉下了被子,发现里面竟然睡着一个光着身体的长发女人!

“你是谁!”我差点吓破了胆。

她忽然猛的跳起来,双手朝我掐来。

我看见她的双眼,在流着浓浓的血啊!

我吓坏了,下意识的抓起锤子,猛的敲打下去。

砰的砸在了被子上,但那个女人却不见了。

我全身自冒冷汗,慌张的摸黑打开了电灯开关,卧室大亮,我才安心了些。

可是陈美霞好像不见了,我才离开了十几分钟呀,会她去哪里了?

我惴惴不安的进入了卫生间,立马吓了一大跳。

因为刚才我拔断墙壁头发的地方,又出现了几根长长的黑发,乌黑发亮,像是新长出来似的。

而地上,还有几根断发!

我越想越不焦虑不安,想着会不会是金菊公寓的那些东西追来了。

我很担心陈美霞的安危,于是暂时放下凿墙的计划。

将锤子紧紧地抓在手里,夺门而出找她去了。未完……

推荐您阅读更多有关于“民间鬼故事”的文章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