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刘晓忠互联网金融改变金融生态

发布时间:2021-01-21 17:04:08 阅读: 来源:泡沫箱厂家

刘晓忠:互联网金融改变金融生态

眼下各种被冠以互联网金融的金融行为,依然是对传统金融生态的完善,尚未对现有投融资体系形成明显可替代性或显著解构效应,更未展现建构性新金融生态,自然更不足以给传统金融体系带来切肤之痛。  未来互联网金融必定是颠覆性的,但却不是眼下所谈的这些所谓互联网金融模式所能企及的。虽然目前仍很难看清具体的颠覆方式,但至少可以说其颠覆性的根基是新技术变革对经济社会结构产生的建构性冲击。一旦新技术变革解构了资源集中利用效率高于分散使用的效应,分散性众包模式的交易成本得以下降,社会资源配置就会降低对金融机构中介的倚重,商品货币本位或信息本位将替代金融货币本位,主导经济社会资源的配置。正如比尔·盖茨所言,金融是21世纪的灭绝恐龙。  当前互联网金融成为一个炙手可热的议题。移动支付、社交网络、搜索引擎和云计算等互联网技术进入投融资市场参与配置资源,金融脱媒现象愈演愈烈、且愈发多元化,使正规金融系统颇感冷风袭来。  但事实上,国内金融机构的焦虑并非是互联网金融的冲击,而是人口老龄化下真实储蓄率下降,长期维系国内金融市场养尊处优的金融压抑,即管制低利率等政策,在市场自然利率上升,金融脱媒等下难以为继,并给传统金融机构带来切肤之痛。  笔者认为,与微信等对电信运营商短兵相接的冲击不同,目前包括P2P、小微融资等在内的各种被冠以互联网金融的金融行为,依然是对传统金融生态的完善,尚未对现有投融资体系形成明显可替代性,未产生显著解构效应,更未展现建构性新金融生态,自然更不足以给传统金融体系带来切肤之痛。其深层原因就在于,互联网等技术目前更多的是提高信息配比效率,降低交易成本,进而改进交易秩序和效率,并未系统性地、创造性地破坏掉传统金融赖以生存的经济生态秩序。  传统意义上的金融可概述为一种资金融通系统,其依据的是现代经济社会体系中资源集中利用效率高于分散使用效应,而这种经济社会资源的归集使用和规模化运作等,实际上是对稀缺性信息的价值发掘、度量,并基于其对特定信息进行分析处理后的主观偏好性赋值。  当前所谓互联网金融倡议者,以大数据挖掘、云计算、移动支付等概念,试图让投资者区分互联网金融与传统金融机构使用互联网技术的不同质感,但其对金融资源的配置流程,及其风险管控手段,仍难与传统金融划出个楚河汉界。  具体而言,互联网等数字技术催生的移动支付、社交网络和云计算等,确实以令人无法想象的速率把人类推进信息爆炸时代,海量的大数据显著降低了信息不对称性,数据搜索引擎等技术降低了信息配比成本;但程序化的数据处理程序是基于设计者对不同数据敏感性偏好而构建,并赋予其不同权重值,而被设计者认为不重要的信息,很可能恰是扭曲金融资源配置制造投融资风险的关键信息,进而陷入理性的白痴困境。何况,一旦互联网金融基于程序化的理性建模来批量化处理一束投融资行为,其风险更具系统性冲击,因为实战中程序参与的每一次验证和权重的修正都潜存着系统性概率风险。譬如,今年4月23日美联社Tw itter发白宫爆炸、奥巴马遇袭假消息,标普市值瞬间抹去1360亿美元,金融操作由大数据、电脑化交易主导是此次乌龙事件的直接原因。  同时,大数据并不意味着会降低信息搜集配比成本。大数据时代下的海量信息,也可能给互联网金融模式带来难以想象、且能以假乱真的信息“噪音”。信息的处理是一个去伪存真的过程,一则如何保证信息提供者把说真话作为自利最大化偏好,使其提供的信息是真实显示自身偏好的,而非是粉饰自身信用的虚构故事,以通过发送信息噪音增加需求者对其信息的验证成本,同样也是互联网金融模式亟须克服的难题;一则正如格林斯潘的经典名言,如果你听懂了我说的,那你一定误解了我的意思。真正具决定性的信息不是显性信息和知识,而是意会信息。而这种意会信息既难以度量和程序化,又是离散的,单纯通过数据挖掘、搜集配比等构建程序化金融服务流程是一种归纳聚合性思维,而其服务的对象却是个性化的,用聚合归纳满足个性化发散诉求无疑是南辕北辙的。  鉴于此,这种以过度强调大数据、数据挖掘技术等来建构未来金融服务模型,决定其成败的实际并不是其数据挖掘等能力,而是其调动资源的能力,如谁拥有了能够左右金融资源配置走向的市场能力,谁就可能是大赢家。  当然,若借此来否证互联网金融的创造性破坏效应将是固步自封的。其实,未来互联网技术下更为突出的是3D打印、记忆材料等技术对生产组织和经济社会的系统性改造,并进而对传统金融赖以服务的客户产生颠覆性的解构与重构效应。  具体而言,3D打印、记忆材料等技术首先使规模化生产不再重要,即随着需求市场日益个性化和定制化,通过规模化生产来满足需求将面临规模魔咒。对于目前迂回生产周期长的高资本密集型领域,新技术变革将进一步解构其内部生产流程,促进其加快社会化分工协作,企业不同流程间环环相扣的内部合作逐渐被社会化的众包合作所替代,即只能由大企业聚敛各种要素才能生产的商品和服务,未来将遭到系统性颠覆。  显然,这是对整个经济社会的系统性解构与建构,并使传统金融机构赖以服务的规模化的、甚至恐龙级客户逐渐退出历史舞台,而客户被解构自然导致与此匹配的金融服务被解构,使未来金融服务需重新建构,方能迎合经济社会变迁的需求。而当前充沛市场的各种互联网金融,其赖以生存的基础依然是现有经济社会结构生态,即其依旧是现有经济社会结构的维系者,而非解构者,更不是建构者。  与此同时,未来新技术变革及其对经济社会的革新式改造,会使实体与货币内稳性地耦合起来,货币金融与实体二分法或将成为过去。一旦新技术变革解构了资源集中利用效率高于分散使用效应,使资源离散性使用效率不低于集中利用效率,分散性众包模式的交易成本得以下降,社会资源配置就会降低对金融机构中介的倚重,商品货币本位或信息本位将替代金融货币本位,主导经济社会资源的配置。正如比尔·盖茨所言,金融是21世纪的灭绝恐龙,未来金融机构的业务不再是直接主导经济社会资源的资金融通,而是基于信息配置的融通服务模式。  由此可见,当前新技术变革正在解构与重构经济社会秩序,并创造性地破坏着现有金融体系运作生态,互联网金融是正在变革中的一个子系统。尽管我们已听到邮差不停的敲门声,但邮差投递的信件尚未开启,这使得我们只知道正在进行的变革会让传统金融模式变成恐龙,却不知哪张才是进入诺亚方舟的船票。(财经评论员)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莎普爱思滴眼液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