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福州包工头被欠款500万工友们过年都不敢回家《资讯》

发布时间:2020-11-19 10:10:44 阅读: 来源:泡沫箱厂家

“年年岁岁花相似”,用这句话形容岁末年初农民工讨薪最贴切不过了。他们为了城市的建设辛苦劳作了一年,好不容易可以回家过年,到头来还得为工资操碎了心。眼看没几天就是大年三十了,但是在福州闽侯南屿的一个建筑工地上,几十位工友依然在等,等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拿到手里的工资。

年关临近,农民工还在讨薪

老陈是四川达州人,和妻子一起在这个工地上做泥水工。从2014年6月工地开工到现在,他和妻子的工钱就一直被欠着:“欠了我11万左右。”

老陈说,他来福州打工也有二十多年了,虽说也有碰到老板拖欠工资的情况,但在年前都会结清,像今年欠了这么多还是头一回碰到。由于工地早就竣工并且交房,原来项目部的活动板房早已人去楼空,如今却成了工友们的“讨薪聚集地”。

由于欠得多,工友们都不敢回家,生怕这笔钱就再也拿不回来了。早早买好的火车票是改了时间买,买了又去退。

郑师傅来自江西,他被拖欠了六万元的工资。不敢回家,就又找了隔壁工地的活儿,一边干活一边等工资:“心理肯定是着急的,家里老妈一直催我什么时候回来给家里帮忙,我是说钱没有拿到就不敢回去了,家里要开支有小孩,小孩又在用钱。”

前阵子福州遇到了寒潮天气,跟老陈和郑师傅一起讨薪的几十名工友,就住在漏风漏雨的板房里。一碗饭一样菜,中午,老陈就和工友在屋里自己煮,炒个豆芽加点辣椒,就能填饱肚子。因为很久没发钱,米袋也快空了。

和工友们一样,在这里等发工资的还有几个班组的负责人,他们被拖欠的不止是工资,还有材料费。

班组负责人郑先生:“欠了我们500万,他们没有给我们答复,也没有人招待我们。去了闽南建筑,他说什么时候再问一下。我今天又上来,等到上午再看一下,一天拖一天我们怎么办?”

记者了解到,负责这个工程项目的是福建省闽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正详林语墅四期项目部。随后,班组负责人再次给公司项目负责人打电话。

公司项目负责人:“今天没有过来,有事情,今天没有空啊老板……”

记者来到福建省闽南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表示此事正在与开发商正祥集团协商,尽快给工友答复。记者也就此事来到了福州高新区管委会,信访办的工作人员声称已将此事委托福州市劳动争议基层调解委员会出面协商:“现在还在办理中,刚刚交接到两个星期,材料也拿走了。”

包工头也忙着讨薪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这些农民工都是通过工友的介绍到各个工地做工,跟着包工头,哪儿有需要就去哪儿做,并没有签相关的劳动合同,更别提有任何保障。只有承包方才会与公司签订简单的合同。即便如此,只要老板一句没钱,包工头也一样拿不到钱,连带着工友跟着受累。

来自闽侯的包工头陈师傅最近就在忙讨薪的事。去年3月,陈师傅带着手下十几个人到莆田,给办公楼做二次装修。从9月份开始这个项目的负责人就没有给工人们发工资,到现在总共欠了三十多万元的工钱和材料费。

陈师傅给记者看的是当时与项目负责人签的关于材料费用以及人工费用的单子,陈师傅说,就是怕负责人不认账,才签了这么一张清单,但现在签字的人跑了,钱要不到只能去负责人所在的公司讨要。

陈师傅:“这个人是项目负责人,被承包出去了。他没说福州还有一个公司,这个是私人接的,也是别人介绍过来的,就是领班……没有任何的合同。”可公司却说只与项目负责人签过合同,并不知道他请了陈师傅的团队来做工,也没有签过任何合同,这下陈师傅傻眼了。于是,陈师傅只好再次前往莆田,开了一份施工证明,并将此事投诉给了劳动部门。

陈师傅:“有去过劳动部门,福州市的劳动局说发生在哪里就要去那里仲裁,莆田说你要带班的自己负责任。”记者也与陈师傅一起,找到了项目负责人所在的福建新康辉工程发展有限公司。

工作人员:“我们已经为他们忙了很久了,现在属于中间协调人的身份帮助他们。我们三番五次都帮助他们很多的事情,等下回给你们一个答复。”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项目负责人并未告知公司后期的二次装修由陈师傅团队来做,所以需要开具证明材料。其次,由于陈师傅的报价清单与他们看到的不符,需要实地勘测后才能确定如何支付工资。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有百分之七十八的农民工欠薪,是发生在建设施工领域。

律师林柏冬:“欠薪的最关键还是相关项目投资的控制。如果资金不到位,必然建设单位拖欠施工单位的工程款,施工单位有班组的承包,你也拖欠了费用,班组的费用最终欠到农民工的头上。”

对症下药:无欠薪试点

本该到了马上过年回家的时间,大伙儿应该都高高兴兴的,可您看看这些拿不到工资的农民工兄弟,脸上却都一筹莫展,都在等待着相关部门的回复。可这一等,还有回家的车票吗?

2014年,为解决建设施工领域农民工工资拖欠问题,维护农民工劳动报酬权益,我省在政府投资工程项目、市政工程、高速公路、铁路等建设施工项目,开展创建了“无欠薪项目部”试点活动。

那么,什么是“无欠薪项目部”?如何做到不欠薪?

来跟随福州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看一看位于马尾的一个无欠薪项目部试点。

监察人员询问工人老周:“走之前工资都能结清吗?”

工人老周:“都能!每一年都是这样的,每一年都没有拖欠我们。”

工作人员:“你觉得在这个项目部做的怎么样,和其他项目部比较?”

工人老周:“还可以,现在上下班打卡,工资也是打在卡上。我们不操心。”

老周是脚手架班组的一员,再过几天就要回家过年。从去年3月,老周就来到这工地上干活儿。老周告诉记者,这工地跟别的地方还真不一样,每天上下班都要打卡,每月30号准时发工资,工资发放到自己的银行卡里,不需要像以前一样由领班发放。

和老周一样,在水泥班组干活儿的邱师傅展示了每个月发放工资的银行卡。

邱师傅说,建筑行业是农民工中最辛苦的,不管风吹雨打都要保证工期。能够按时拿到工资,心里多少也能安慰一些。

中建海峡商务广场项目经理蔡青:“我们固定按月结算,有签劳动合同进来。合同一般情况都是整个项目一个周期,就比较不会发生劳动纠纷,不会有争议,有利于我们现场生产,到了过年就不会有讨薪的情况。”

记者了解到,创建无欠薪项目部活动按“谁承包谁负责”的原则,通过农民工实名制管理,建立进出场登记制度,建立职工名册、考勤记录、工资发放等管理台账,逐步推行农民工实名制信息化管理。

福建省人社厅副厅长吴小颖:“工程款和工资分离分设,由项目部专人管理工资款。农民工工资通过工资款的账户进行专项发放,有利于分清工程款和工资款,避免出现劳动争议的时候混淆不清。目前大量的讨薪反映,十有八九是夹杂着工程款。这样解决二级三级包工头,由于经营不善,把钱挪用克扣,堵住了利益链。最后一个对项目部创建,我们实行了各方面硬性的挂钩,跟资质挂钩、奖励性的机制挂钩。施工的项目部要缴纳欠薪保证金,如果开展创建可以不缴纳,通过优惠举措达到很好的效果。”

无欠薪试点如何推广

农民工的利益得到了保障,干活没有了后顾之忧当然也就能给我们城市的建设尽最大的努力。那么,这样一个无欠薪项目部如何有效全面地推广?农民工在遇到麻烦时该怎么办?

据了解,2014年开展了112个项目部的无欠薪的创建,建设施工项目没有发生一例恶意欠薪事件,到目前为止全省共有872家企业加入了无欠薪项目部。福州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在对其中65家的走访调查中,同样未发现拖欠工资的行为。

福州市劳动保障监察支队副支队长苏剑雄:“我们有一套标准,比如入场登记、笔记考勤,还有公示、退场的管理,确保能拿到工资。”

吴副厅长:“每周都会到片区进行巡查,询问农民工朋友有没有欠薪,采取责令整改一对一的相关综合举措,及时责令企业支付农民工工资。”

同时,强化对政府欠薪责任制的考核,将此纳入政府绩效考评体系。根据规定,积极参加无欠薪项目部创建活动成效明显的施工企业,将被列为各类评先评优的优先推荐单位。

吴副厅长:“跑路列入黑名单有一系列的惩戒办法,比方说上市的时候出具不同意见。如果触及刑法的网上追逃;如果申请贷款的话,银行不给;如果做的比较好的,包括申请政府的资金扶持、评先评优的,建议可以优先。从行为举止上来干预引导,达到和谐的目的。”

在采访中,一些专家学者认为,无欠薪项目部的举措值得推广,但还需要走出政府工程领域。

福建社科院原院长严正:“即使不是政府的项目投资,欠薪问题也由人社厅组织专门的执法部门解决这些问题。只要有反映,政府部门马上就调查解决,应该引起上下的重视,应该要经常的监督。有一个月工资拿不到了,农民工自己要主动马上反映问题,不仅是建筑工地要及时反映,政府要及时采取措施。”

另一方面专家认为,欠薪的实质,并不在于法律的缺位,而是劳动者的持续弱势。应当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劳动者的维权意识,并通过多种渠道方便劳动者投诉。一旦用工单位有欠薪行为,劳动者在第一时间投诉,职能部门及时调查、处理,这样能避免使“小欠薪”滚成“大欠薪”。

吴副厅长:“第一时间有一个12333公众电话可以举报,我们会转办给劳动监察办理;我们有一个公众号来受理反映,各地都有公布劳动保障监察机构的电话;我们还有仲裁机构。2015年我们在全省省市县三级建成了仲裁院,可当场受理双方有争议的问题,给予快速调节,有利于平息双方的争议,达到非常好的效果。”

2月3日,我们的记者再次联系了片子当中的农民工朋友,四川的老陈和工友们已经回家了,但是工钱还是没能拿到手;而做装修的陈师傅则先拿到了10万元的欠款,剩下的公司答应,在年后支付给他。

读而思“长”!

我们看到,像“依法惩处恶意欠薪行为、维护农民工等群体的合法权益”这样的宣传活动每年都在进行,各个部门出来了各式各样有效的办法,这是好事,但为何一个持续多年也解决了多年的问题,终究为何仍陷入“常抓常有”的怪圈?关键字——“长”。

恶意欠薪是一个长期性的问题,治理也需要长效机制,在度过了年底这一波高发期以后,各地区各部门对其的监管追责仍不应有丝毫松懈,这样才能更好地根除恶意欠薪这一顽疾。至少不拖欠农民工的工资,是我们向农民工兄弟表达敬意的最起码方式。

领商网

领商网

领商网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