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专家把脉中关村创新体系体制落后影响创新发展

发布时间:2020-02-14 02:57:45 阅读: 来源:泡沫箱厂家

近日,据《新华网》报道,新近出版的2002年中国创新能力报告显示,北京的知识创造能力、创新环境占有绝对优势,在创新能力排行榜上,北京以明显优势位居首位。

另据最近完成的“北京市科技资源大型调查”显示,北京目前拥有3000多个科研机构,其中半数以上常年开展研发活动。调查报告认为,一个城市的科技资源如此密集,即使在世界上也属罕见,这是北京提升区域创新能力的保障。

北京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主要得益于中关村,由此中关村的创新能力也可见一斑。中关村经过多年发展,经过不断的完善,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为此,记者近日采访了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部长郭励弘研究员和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中关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经济研究所副所长赵弘研究员,他们对中关村创新体系进行一定的分析和判断,值得借鉴。

郭励弘 国务院研究发展中心技术经济研究部部长、研究员

北京市高技术产业的发展在法制建设方面做得比较好,《中关村条例》就是一个很明显的例子,而且全国各地方发展高技术产业基本上都是参照这个《条例》制定相关法律法规。

“但这个《条例》或者有关的高新技术产业发展的其他政策在园区内的贯彻却显得比较落后。”郭励弘指出。

“之所以落后,主要是因为中关村科技园区管理体制上的落后,主要问题就是园区管理受条件分割。”郭励弘认为,一方面,各园区归不同的管理部门管理;另一方面,区县的开发区实行市区双重领导,实际上是以区、县为主,各自为政。因此,各园区政策不统一,转变政府职能和制度创新在一定程度上受到原有区县行政体系的制约。如大管委会制定的一些政策和制度创新要经过区县政府来贯彻执行,能否贯彻执行取决于区县政府的观念和认识,即使大管委会的很多措施符合高新技术产业的发展规律,但实际上很难插足到一区五园中去。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中关村的创新发展。

北京的科研院所、高校的创新能力居于全国首位,而目前备受关注、特别强调的则是怎样使这种在“象牙塔”里的创新变成现实的成果、商品以及产业化。

郭励弘指出,北京的科研机构无论是在经费还是人员投入上都占支配地位,是北京研究开发活动最主要的力量,也是产生科技成果的主要源泉。但相比之下,企业无论是在经费还是人员投入上不仅远低于科研机构,与上海和深圳企业投入水平相比也相差较大。科技经费投入低,科技人员相对不足,使企业成为研发活动中的薄弱环节,这就势必降低了企业的创新能力,造成科技成果开发和转化相脱节,对企业和产业技术进步乃至高新技术企业的可持续发展产生不利影响。这些从企业的专利情况和产品创新能力等方面就可以看出。

郭励弘认为,企业创新是整个创新体系中很重要的一部分,由于企业的R&D投入少,企业的创新成果也就会相应地偏少。我们经常说缺乏自有品牌、缺乏自己的核心技术,但是,要想产出,就必须先有投入,没有投入就只好跟在别人后面来制造别人发明的产品。所以,也可以说是越贴近生产力的、产业的创新,相对来说就做得比较差;越是束之高阁、“象牙塔”里的创新,相对来说好一些。这也是中关村应该面对的。

郭励弘认为,在制度创业方面,中关村还是稍差,而且这个问题比较严峻。国外一些大的跨国公司把研发中心放到北京,能够给北京带来一些益处,如管理体制等,而且也会有很多人到那里工作,并在工作中得到学习,像以前只有在国外才能学到的知识现在在中关村就可以学到。但这些研发中心说到底都是在为自己谋利益,直接带给中关村的不会太多。只能更加进一步加强中关村对人力资源的争夺。

目前,全国对人才的重视程度都在加强,也都在争抢人才,发达国家和地区也不例外,因此很多发达国家提出优厚的条件,以吸引国外更多的人才加入。

中关村聚集了全国知名的高校和科研院所,为什么企业创新能力还是比较弱?

郭励弘认为,人才不会局限在一个地方进行创业,中关村培养出来的人才可以到上海、深圳等地创业,这就跟一个地方所能提供的体制和投资环境有关;如果国内的创业环境不好,还可以出国创业。所以,虽然北京科研院所、高校的数量很多,培养出来的人才也多,但要按区域讲创业能力,只能是在中关村创业才能叫中关村的创业能力。

郭励弘指出,影响区域创业能力的是一套体系的问题,只有用“大胆改革,敢于创新”的办法来建立体制,才能实现有所突破。

赵弘 北京市社会科学院中关村发展研究中心主任、经济研究所副所长、研究员

创新主体没有发生转变、创新成果转化低、资金支持薄弱是长期以来影响我国创新体系发展的三个难题。

“从国家的创新体系方面来看,目前主要还是以科研院所、高校的创新为主体。”赵弘认为,这样的创新主体应该发生转变,应该逐步向以企业创新为主导转变。

首先,由于企业的创新源泉是直接来源于市场的需求,而且这种创新能够解决更加实际的问题;其次,技术创新成果的转化率偏低,尤其是科研院所和高校的创新成果的转化率低;第三,随着市场竞争激烈程度的加深,资金的支持在整个社会创新中的需求越来越大,单纯依靠政府的财政投入是远远不够的,这就得要求企业加大投入。

赵弘认为,中关村经过多年的发展,已经形成了一定的创新优势。中关村聚集了国内众多知名的高校和科研院所,培养出了大批的优秀人才,使得这里人才密集,形成了一个庞大的人才队伍,给中关村带来了巨大的创新活力;经过几十年的积累,中关村也已经形成了一个创新的氛围、创新的环境,这里有一些著名实验室和实验平台,而且又形成了一个以IT为代表的市场以及和市场需求联系比较紧密的要素;中关村已经形成了一个独特创新文化。中关村文化的核心是创新,灵魂是竞争,通过激烈的竞争机制来保持持续的活力。

中关村人才的流动、创新要素的流动,使得这里汇聚了来自国外的很多创业者,他们带来了不同的文化,与清华、北大等学校的传统历史,以及创新的文化氛围,形成了中西文化的碰撞;再加上来自全国各地的创业者的加入,他们带来的南方文化、北方文化,以及全国各地的文化,形成了不同的区域文化融合,给中关村带来了不同的创新文化氛围,为中关村创新体系增添动力支持。

“在中关村发展的过程中,由于体制上的落后也给中关村的发展带来了一定的障碍。”赵弘说。在金融方面,由于创新活动的金融支持和一般产业的金融支持不一样,所以中关村需要优化金融环境,建立风险投资,而且这样的机制为国外证明是能解决创业者的技术资本和金融资本相结合的很好的方式;担保也是鼓励创新的一种做法,但目前中关村在担保方面做得不是很好,政府对担保的认识存在很大的误差,考虑眼前的利益比较多。

赵弘还认为,目前中关村的内部动力机制也不是很完善。由于目前我国还没有构建一个符合高新技术企业特点的员工的薪金制度,缺乏制度创新,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人才的不稳定。一些企业间的不正当竞争、恶性竞争,造成了市场竞争的不公平性,而这种竞争也不符合国际上的公平竞争原则,

赵弘表示,由于创新环境是一个系统,而这个系统是和国家的整个体制环境相适应的。目前中关村的很多企业在很多方面感到不适应,比如很多“海归派”回国后子女的就学等问题尚未得到很好的解决;很多人才方面的政策没有得到完善和落实……这些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创新环境体系。所以,政府必须提高办事效率,优化政策环境。

由于中关村可利用空间有限,导致这里的地价租金很高,使得企业的创业成本增加,这对创业也很不利,所以中关村今后的发展也需要不断地完善这种服务,同时也要保障这种服务的成本能够得到控制。

在文化创新方面,赵弘认为,中关村和硅谷等地相比依然存在着不足,文化需要不断地创新。整个中关村的信用体系依然没有建立起来,要素的配置只能在有效的范围之内实现。所以中关村的文化依然有优化的必要,也就是要让进一步科技创新呼唤文化的创新。

工商税务代理公司

广州注册公司代办

中山代理记账兼职

广州筹划税务代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