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沫箱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泡沫箱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外界预计金砖银行内部可能出现5个货币资金池物流

发布时间:2019-11-29 19:05:30 阅读: 来源:泡沫箱厂家

外界预计:金砖银行内部可能出现5个货币资金池

2015年7月21日,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上海市市长杨雄及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首任行长、印度人卡马特共同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开业按动水晶球。

● 7月21日,金砖银行开业仪式在上海举行,从此,“金砖银行”从一个纸面上的概念,变成如今触手可及的现实

●外界预计,债券以及金融衍生品都可能成为金砖银行的融资方式。而在金砖银行内部甚至可能出现5个货币资金池,以降低金砖银行对美元的依赖

中国,上海,陆家嘴。

坐在宽敞明亮的办公室内,68岁的印度人昆普尔·瓦曼·卡马特正式履新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简称“金砖银行”)首任行长的职务。他身穿着银行家标志性的黑色西服,看上去精神焕发。

从提出倡议到正式开业,金砖银行历经三年的筹备终于实现起航。在7月21日的开业仪式上,卡马特表示金砖银行将于今年年底或明年年初启动运营,首批项目也将于明年4月份正式启动。

对于一家新成立的国际多边合作金融机构来说,时间是最大的挑战。卡马特现在的工作是“只争朝夕”。开业仪式结束的当天下午,他就马不停蹄地召开了第一次董事会。

“我来上海之前和我在印度的家人和朋友说,接下来的几个月不要来打扰我,我在上海的工作会很忙,有太多东西要学习,有太多事情要做。”卡马特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

不过,一切都在有条不紊地推进过程中。复旦大学金砖国家研究中心学者王磊是金砖银行筹备组中的一员,他表示,目前中国和印度的部分人员已经开始在这里办公,预计从8月份到今年年底期间,其他国家的人员会陆续到位。

当“金砖银行”从一个纸面上的概念,变成如今触手可及的现实,卡马特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带领这家全新的区域性金融机构,在现行的国际金融市场上走出一条“新路”。

抱团取暖

业内人士表示,金砖银行7月就举办开业仪式令人“出乎意料”。在某种程度上,这也反映出金砖银行之于金砖五国互相抱团、互相帮助的意义

7月21日,金砖银行开业仪式在上海举行,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上海市市长杨雄与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行长昆普尔·瓦曼·卡马特共同启动了金砖银行。据悉,金砖银行的总部位于上海世博园区内,目前仍处于建设过程中。

但这并不妨碍金砖银行在7月就正式开业。“关于金砖银行的很多政策制定、组织架构以及投融资方式等各种方面的工作一直处于探讨、研究的状态。除了一些原则性、纲领性的规章制度是既定的,各个具体细节方面的内容还需要不断地推敲。”一位接近金砖银行的人士告诉《国际金融报》。

上述人士同时表示:“尽管有很多成熟的国际金融机构的运作模式可供借鉴、参考,但是金砖银行在不少方面是有别于其他金融机构的,需要在实践中去不断地摸索。”

2011年,尼古拉斯·斯特恩勋爵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两位知名教授倡议金砖五国设立一个新的多边开发银行。第二年金砖国家开发银行的概念就形成了。

2014年7月,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六次会晤在巴西举行。金砖国家发表《福塔莱萨宣言》宣布,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初始资本为1000亿美元,由5个创始成员平均出资,总部设在中国上海。

紧接着,中国财政部副部长朱光耀2014年12月15日在“第三届金砖国家财经论坛”上透露,金砖国家开发银行首次临时董事会已于几天前在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举行。

今年7月7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七次会议召开前夕,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在莫斯科举行了首次理事会会议,完成正式运营前的组织准备工作。两周之后,金砖银行开业仪式在上海举行。

“说实话,我们预计金砖银行正式开业时间会是在今年年底,而在7月就举办开业仪式的确有些出乎意料。不过,由此可见金砖五国领导人对金砖银行的重视,每次金砖五国领导人会晤都会极大地推进金砖银行的筹备工作。”上述人士表示。

在金砖银行概念被提出之初,英国《金融时报》对这一设想评价称:金砖国家开发银行将成为1991年欧洲复兴开发银行成立以来设立的第一个重要多边贷款机构。而随着金砖银行的正式落地,外界对其的期待值也与日俱增。

“尽管,当前金砖五国的经济增速普遍出现了放缓的迹象,而且同时面临着各自国内经济改革、转型的各种难题。然而,这恰好突显了金砖银行之于金砖五国互相抱团、互相帮助的意义。”上海社科院金融研究中心主任杨建文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金砖银行成立之初,其目的就是为金砖国家构筑一个共同的金融安全网,保护金砖国家金融危机中免受货币波动的影响。

在刚刚过去的这一轮金融危机中,美国金融政策变动导致国际金融市场资金的波动,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币值稳定造成很大影响。虽然人民币汇率波动较小,但是印度、俄罗斯、巴西等国都经历了货币巨幅贬值,导致通货膨胀。

这轮金融危机还暴露了现行全球金融体制的弱点。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救助总是存在不及时和力度不够的问题。为此,金砖五国还设立了金砖应急储备基金,主要解决金砖国家短期金融危机。如果某一金砖国家出现货币不稳定,可以借助这个资金池兑换一部分外汇来应急。

金砖应急储备基金是一种救助机制,而非盈利机制。储备基金为1000亿美元,其中,中国提供410亿美元,俄罗斯、巴西和印度分别提供180亿美元,南非提供其余的50亿美元。

良性竞争

世界很大,容得下一个金砖银行。对于国际金融体系而言,金砖银行的出现不是挑战,而是对其的补充和改进。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巨头们的做法已经招致太多的诟病,良性的竞争有助于上述机构进行改革

从2012年正式倡议以来,金砖银行不仅受到金砖五国的高度重视,同样也受到西方发达国家的紧密关注。其中不乏一些“威胁论”的出现。金砖银行之于国际金融体系究竟意味着什么?这个问题显然不会现在就有答案,或许要等待几年甚至几十年才能明白。

中国财政部部长楼继伟表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的成立不是对现有的国际金融体系的挑战,而是对其补充和改进。历史上亚洲开发银行、欧洲复兴开发银行等机构的成立,不仅没有削弱世界银行的地位和作用,而是对现有的金融体制的有利补充和促进,更不会挑战现有的国际金融秩序。

楼继伟说,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将进行治理模式探索创新,并与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等多边机构和组织进行紧密合作。金砖银行首任行长卡马特在开业演讲中同样强调,金砖银行并不是要挑战现有体系,而是不断补充现有体系,银行运营中将尽量采用最佳实践,并以此为基础,争取做得更好。

其实,毋庸讳言金砖银行对现有国际金融体系究竟是不是挑战,只要有存在的作用与价值,那么就是合理的。从市场的角度来看,无非就是一种“有需求就会有供给”的市场自然规律。

尽管目前金砖银行尚未有投资动作,但许多发展中国家已将其视为获得融资的另一种途径。一名驻中国的非洲外交官说:“我们还在观望,但第一感觉是良好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不仅在借出资金时要求担保,还规定了我们必须执行的经济政策。这些条件非常苛刻,且在很多情况下是不可接受的。”

俄罗斯经济学家尼基塔·伊萨耶夫说,金砖银行早就被称为除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等巨头之外的新选择,这些巨头们的运作方式已招致了大量批评。

“看看希腊的金融危机以及西班牙、意大利和保加利亚的窘境就知道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以减少社会开支和增税为条件发放贷款。金砖银行将另辟蹊径,它将资助以发展为目的的全球性项目。”尼基塔·伊萨耶夫说。

“世人总是喜欢将金砖银行与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以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看作是一种竞争关系。然而事实上,发展中国家每年在基础建设方面对国际金融机构的贷款需求远远大于这些机构所提供的数额。”伦敦商学院教授威廉·伯格(William Berg)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指出,即使金砖银行以及亚投行全部投入运作,也较难看到与现有这些多边银行竞争的局面。

而且,在威廉·伯格看来,即使存在一定程度的竞争也并非坏事,“从金砖银行的角度而言,可以在一定的竞争氛围中更快、更好地学习成熟的多边开发银行的做法和经验,尤其是在风险管控方面的经验。而从世行、IMF以及亚行等机构的角度出发,他们的很多做法已经招致太多的诟病,良性的竞争可以促发这些机构改革的步伐。”

卡马特在谈及金砖银行与其他多边机构的主要区别时表示:“我们会理解我们的客户,为其量身定做可持续发展的项目,而非明确告诉某国家应该怎么做。”

不少国际舆论认为,金砖银行的成立标志着以金砖国家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将成为未来世界金融秩序治理的重要力量。

“近十年来,包括金砖国家在内的新兴经济体实现了快速的发展,然而国际资本供给对新兴经济体始终是一个很大的约束。过去十年间,美元的走弱使得资本市场的融资供给较为宽裕,但是一旦美元汇率出现明显波动,新兴经济体的经济就会受到很大威胁。”杨建文告诉记者。

然而随着美元重回强势周期,资本市场的资金供给相对减少,新兴经济体的融资愈加困难且成本增加。尤其是对基础建设项目而言,由于投资周期较长,投资盈利的风险也在加剧。在这一背景下,金砖银行的建立对金砖五国以及发展中国家有着特殊的意义。

世界银行行长金墉在金砖银行开业当日发表声明表示祝贺。他表示,世行将致力于与金砖新开发银行及其他多边机构的紧密合作,提供分享世行的知识,开展基础设施项目的联合融资。他认为,这种合作伙伴关系对于实现到2030年消除极度贫困、促进共享繁荣和减少不平等的共同目标至关重要。

多元融资

金砖银行开门营业之后,最受人瞩目的是其融资方式以及融资途径。外界预计,债券以及金融衍生品都可能成为金砖银行的融资方式。而在金砖银行内部甚至可能出现5个货币资金池,以降低金砖银行对美元的依赖

根据目前的消息,金砖银行将在2015年底或2016年初启动运营。而金砖银行的第一个项目自然是备受瞩目。

卡马特表示,目前金砖银行的团队主要围绕银行启动运营开展工作,包括设计组织架构、制定业务政策、开展项目准备等。谈及下一步工作的推进计划,卡马特透露,各成员国都列出了一批备选项目,未来几个月会从中筛选项目,并制定贷款政策。卡马特预计,第一批项目有望在明年4月份落地。

对于外界关注的金砖银行选择项目时的标准,卡马特称,金砖银行在评定项目时主要看其是否符合可持续发展以及是否有利于发展中国家人民生活的改善,主要聚焦基础设施建设及可持续发展项目。

“事实上,基础设施建设和可持续发展项目之间并没有明确的分界线,只要有助于改善发展中国家的人民生活水平的项目就是值得做的。我们的投资方向将趋于多元化,而不仅限于基础设施建设。”卡马特表示。

目前,不少市场分析人士认为,金砖银行的第一批项目很可能花落中国。对此,上述接近金砖银行的人士告诉记者:“金砖五国都已经提出了一批项目,在敲定第一批项目之前还有很多工作需要做。现在并没有说第一批项目一定会是中国的,五个国家中任何一个都有可能。”

上述人士还强调,金砖银行不缺投资的项目,关键是如何遴选出符合金砖银行设立初衷以及各项标准的项目。更为重要的是制定出为各个项目提供贷款的政策。“我们需要原则性的、指导性的政策、制度,但同时更需要针对每个具体项目制定细化的政策、规则等,而不是死板地完全按照条条框框来办事。”

其实,比金砖银行第一批项目更引各界关注的是金砖银行的融资方式及融资渠道。简单来说,就是金砖银行用于投资的钱将如何筹集。

金砖银行的法定资本是1000亿美元,初始认缴资本500亿美元,中国、俄罗斯、南非、巴西、印度5个国家平均分配,每国认缴100亿美元,实缴比例为20%,分7年缴清。这也就意味着金砖银行的资金运作并不能完全依靠法定资本。

楼继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金砖国家新开发银行正在研究利用域内融资。而卡马特则给出了更为具象的答案。在开业仪式上,卡马特明确表示了希望能率先发行人民币计价债券进行融资的意愿。“如果第一笔借贷选择的是中国推荐的项目,那么依照使用当地货币的原则,人民币就将成为借贷货币。”

威廉·伯格认为,金砖银行在资本市场的融资方式应该会更多元化。

“从亚洲开发银行的资金来源来看,除了最基本的各个成员国根据各自的股权比例认缴的资金外,还有通过亚行旗下设立的几个日本扶贫基金、日本特别基金等获得的捐赠资金。另外,亚行也在资本市场进行融资,但是融资的来源多是官方机构。”他告诉记者。

亚行除了用自己筹集到的资金从事贷款和技术援助以外,还通过联合融资这一形式为本地区的经济发展筹集更多的开发资金。

亚行的联合融资是指一个或一个以上的外部经济实体与亚行共同为某一开发项目融资。亚行最大的融资伙伴是官方机构,官方融资总数为177.23亿美元,占联合融资总额的72.04%,另外商业融资24.88亿美元,占10.11%,出口信贷为43.9亿美元,占17.84%。

杨建文表示:“除了借贷的传统方式之外,发债以及发行金融衍生品等方式都可能成为金砖银行的融资方式。而且,金砖银行很可能增加来自私营部门的融资比例。”

威廉·伯格进一步指出,金砖银行的融资以及投资的结算货币很可能不会完全采用美元计价,也许会出现多国货币并存的局面。

“比如在五个金砖国家发行以各自国家货币计价的债券,进而在金砖银行形成五个货币资金池。在投资俄罗斯时就用卢布资金池里的资金,投资中国时就用人民币。而被投资方也可以完全以本国货币来还贷。”威廉·伯格告诉记者。

“这种方式能够降低金砖国家对美元的依赖,同时降低美元汇率波动所带来的风险。”威廉·伯格说。

任重道远

招聘人才、积累经验、组织建设……这些工作都是金砖银行的当务之急。然而,金砖银行最大的挑战是,五年后,能否向股东和国家人民交上一张满意的答卷

一切新的、有益的尝试都是值得的。然而,对于一家全新的国际多边机构来说,摆在金砖银行团队面前需要解决的问题不少,而且是挑战重重。

“目前,摆在金砖银行面前最重要的事情是,合适人才的到位。”上述人士指出,“任何政策、规章制度、治理结构的制定,以及具体投融资项目的推进,都需要专业的人士来操作。因此,找到有经验的、有创新能力的人才是当务之急。”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在7月21日的金砖银行开业仪式上,刚刚“走马上任”的金砖银行副行长祝宪甚至没来得及印刷自己的新名片。

卡马特表示:“我们的招聘程序刚刚开始,希望招募更多年轻人。其实,开发银行是一个相对简单的业务,我在这方面已经有几十年经验。最佳的招聘原则就是年轻人才,我们希望从五个金砖国家招聘年轻人才,并加以培训,他们就是金砖银行的‘肌肉’和创新之源。”

“合适的人才往往并不那么容易找。”威廉·伯格进而指出,“金砖银行面临的另一大挑战就是对国际金融市场‘游戏’经验的缺乏。过去几十年间,国际金融市场主要是由发达经济体来驾驭的,新兴经济体的参与度不高。其中,尤其是如何进行金融监管以及把控风险,需要金砖银行付出不少人力、物力来学习。”

而对于金砖银行股权均等的模式,外界也有不少质疑。不同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以及亚洲开发银行均设置了最大股东一票否决制,金砖银行采用股权均等的模式。

西班牙《国家报》指出,虽然中国为创办金砖银行出资最多,但金砖五国将在该机构拥有相同的投票权,因此未来任何一国都不具有否决重要决定的能力。随着创始成员国之间的分歧日渐显现,该机构放款的效率还将取决于各国在管理过程中解决分歧的能力。

世界自然基金会(WWF)在其报告中同样指出,金砖国家之间在合作日益紧密的同时,各国之间仍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例如,在可持续的金融市场监管方面,各国采用不同环境和社会风险监管机制,中国更多从环境和社会风险方面考虑,而巴西则更偏向于商业风险的管理。

来自中国的金砖银行副行长祝宪认为,最大挑战是5年后,金砖银行团队能不能有负责任的精神,向股东、向国家人民说,“我们没有辜负你们的期望,可以交一张满意答卷。无论从理念上、组织上,还是业务发展上,都走出了一条新路。这是我认为的最大挑战。”

“在组织上,我们团队已经开始考虑,如何要有快速反应,保持扁平化,保持职员创新精神……防止官僚化、程序化,这些都是现有金融机构存在的问题,也是他们不断改革的驱动力。”

卡马特对于金砖银行以及金砖五国的发展前景有着十分乐观的看法:“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的成长曲线很长,这对各个金砖国家而言都是如此,这也正是金砖银行能够发挥作用、提供服务的时候。”

祝宪在开业当天的演讲中表示,可能会在适当时候扩充成员,包括吸收其他国家参与,希望能成为全球性的发展机构,但扩充成员是由金砖银行理事会和董事会来决定,而非管理层。

成都到昆明物流

成都到新疆物流

拉萨自驾车托运

重庆运输

相关阅读